简单的投资策略为何能赚钱

指数投资的威力

《2019年金融投资总结》这篇文章中,我分享了使用ETF指数投资方法,其中有个点需要进一步分析,就是这种简单的投资方法竟然跑赢了华泰证券涨乐财富通App用户的94.4%的用户,具体看下图: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策略躺赢了很多A股投资者。

为了做进一步分析,我们先研究下华泰证券涨乐财富通App的进一步信息。

根据一份《2019年6月份移动APPTOP1000榜单》1显示华泰证券(涨乐财富通)活跃人数为749.3万人,在券商App中排名第一,17家上榜券商的APP所有的活跃用户数相加为5396.4万人,而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的期末投资者数量统计,截止2019年11月,自然人投资者为1.58亿2,进一步根据《华泰证券2019年半年度报告》3中披露:

以上信息可以分析出华泰证券用户量占A股自然人数量的10%,而其App的用户量占其客户的近90%,而我们的指数投资策略近一年跑赢其App用户的94%,这个成绩是非常不错的。

一个非常简单的投资策略却战胜了很多A股投资者,说明了不少人进股市是为了体验追涨杀跌的快感,这本身和赌博是很像的,要说服自己的投资能力不如股指是一件反人性的事情,这也是这个策略之所以能赚钱的原因。如果能用的人非常多的话,那这个策略反而会失效。我们赚的本质是人性弱点的钱。

可能很多人以为投资股票基金必须就是这样子才能赚钱的:

或者必须知道一些内幕交易才能赚钱:

《亿万》讲述了对冲基金的内幕交易(五星推荐)

《亿万》讲述了对冲基金的内幕交易(五星推荐)

当你告诉他们很多专业的投资者甚至基金经理的投资业绩还不如一个指数的时候,他们很难相信这个事实。

15年牛市的时候,我看了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关于《茶鸡蛋指数》的故事:

茶叶蛋指数4

话说我当年金融学校毕业,想去当地的人民银行上班,但是后来人民银行的分配名额被几个干部子弟给占了去,我就被分进一家证券营业部上班,那时候我们营业部当年是我们这个区里散户大厅最大的营业部,每日里散户们熙来攘往,行情好了盯着指数流口水,行情不好的时候,一边跳脚骂娘,一边三五成群的打扑克,俨然一副大型老年棋牌室的架势。营业部门外常年有个大妈早年间企业改制没有了岗位,就发现营业部这人多,有人中午不愿意回家吃饭,不少人在附近买着吃,于是摆了个摊,专卖茶鸡蛋,后来看生意还不错就一直干了下来,还扩大经营兼卖饮料,雪糕,矿泉水。我们这些员工还总到大妈那去买茶蛋和水,和大妈也都算认识,但是没有说过多少话。

直到1995年的元旦前,那时候是冬天,行情差得要命,平时喧闹不已的大厅里只有几个垂头丧气的股民在发呆,这时候大妈拿着一袋子茶鸡蛋来我们办公区门口张望,看见我们都在,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当时的经理说,大妈有事么?进来说。大妈进了屋里拿茶鸡蛋放桌子上,然后听不好意思的说,这些个茶蛋给你们吃,完了我想问点事。

大伙都说,别这么客气,咱这天天见面,有事你就问吧?

大妈说,你们别笑话大姐,我就问问股票这玩意国家是支持的吧?不会说哪天就黄了吧?

本来因为行情不好,交投冷清,大伙每日里都很沉闷,听了大妈一说,大伙都笑了说,那不能,别看现在行情不好,这个股票是当年小平同志点过头让搞的,里面还有不少国家的企业,黄不了。

大妈说,那有这句话就好,最近没人来看,我这茶鸡蛋都卖不动了。

大伙笑成一片,跟大妈讲,没事的,可能过段会好点,行情不行一天少煮点。要是担心我们营业部黄了没地卖茶鸡蛋的话,一时半会不会发生那样的情况。大妈也跟着笑了,笑完她说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都惊呆的话。

她说,那个啥,经理你给我说个股票吧,我要买点。

当时的办公区一下子就安静了,所有都抬头看着大妈。

大妈也被我们盯得有些尴尬,一时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但是我们营业部总经理淡定,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口问,这现在都这样了,人家都愁死了,你怎么想着要买腻?

大妈搓着手说,股票是你们比我懂,但是我天天在这看,也知道个道道,这股票就和我去市场上批发鸡蛋一样,便宜的时候多买点,贵了的话买当天够用的就行,没准明个价钱就下来了。可有的人便宜时候也不知道多买了备着,一涨价就去抢着买。我看这股票都没有人要现在,我就合计少弄点。大姐要是想得不对,你们别笑话。

经理听完给自己点了根烟,对大妈说,那你回去好好想想,要是真要买,明天带身份证开个户,我晚上给你看看什么股票稳定些,你明天要还是这么想买,我再告诉你。

大妈道了声谢就要走,经理过去拉她要给她茶鸡蛋的钱,大妈说什么都没要。

第二天大妈真带着身份证来了,手续办完,经理就下楼去交易柜台了,又问了大妈一遍想好了没有?

大妈点点头掏出一沓钱递进柜台说,经理你告诉我买什么吧?我想好。

经理和我们都看着那沓钱,不是很厚,但是很新,谁都能猜到那是大妈把每天卖茶鸡蛋挣来的钱特意去银行换了的。

我们当时管柜面的拿着这钱看经理,经理沉默一下说,给大姐填单子吧,都买深发展。(不知道大家见没见过当时的交易,那时候是没有这么多计算机交易的,都是收现金,手写填单子。然后柜面的去打电话和用那么几部机器给大伙按单子上的价去买。)

经理和柜面说完和大姐解释了一下,这个是国家在深圳开的银行的股票,能不能挣钱我不敢打包票,但是公司肯定是没不了,股票不能给瞎里。大妈有点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沓钱,点点头说,行,那谢谢了。

故事讲到这,很多早就入行的同事都乐了,呦,这大妈行了!这不正踩上96年那波好行情么?

我这个没亲身经历过96年行情的默默掏出了电话,打开移动客户端翻了起来。

那位主管点点头,喝了口水继续讲。

是的,96年现在想想都好遥远,那一年行情好到不行,每天营业部开户的长队排到大街上还得打个弯,柜面原来的铁栅栏和玻璃都被挤坏过。后来特意给换了加厚的防弹玻璃,那一年我们营业部里还有了个新行当,好多人给人家当“力夫”,专门挤进去给人填单子交易,要不然岁数大,体格小的都交易不上,一笔单子看金额,大单20元服务费,小单子10元。每日里吵架的,甚至动手的都不断。还特意雇了保安来。

我抬头看老员工都跟着纷纷点头。

大妈依然在门前买茶鸡蛋和水,唯一不一样的是每天要骑自行车回去补好几遍货。

后来年中的时候,有一天经理早上拿起证券报看了一眼,就拿着报纸下楼去找大妈。

经理和大妈说,你那个深发展涨的不错,今天还配股了。

大妈问,什么叫配股啊?

经理给她看报纸上的公告,说,就是你原来有10股,现在就再给你10股。有100股就再给100股。但是价钱也折一半。

大妈说,那我明白了。谢谢你啦。

晚上收市,营业部里一地的垃圾和废掉的单子,我们帮保洁大姐收拾大厅。大妈就进来了。

问我说,给我看看我那个深发展多少钱了?

我去查了一下告诉大妈,9块多。

大妈说不是弄错了吧,经理早上特意和我说要送什么股,价钱变一半,我上个月看就10块左右。这不还差不多么?

我告诉大妈,送股之前都涨到快20了?

大妈一脸惊讶,就这一个月?

是啊,就这一个月。

大妈说我天天忙着卖东西,你们这里还挤得要死,我就这一个月没看,怎么涨这么多?

我告诉大妈说,国家给政策了,发展的好,就涨的快呗。

大妈高兴个不得了。欢天喜地的回家去了。第二天一早,我一进大厅就看见大妈在柜面那排在前面。我早上来没穿制服,想过去和大妈说话,被人以为是插队的,一时大厅里骂骂咧咧还有人动手拉扯我。我就放弃了,去办公区去换衣服。

中午大家一起吃员工餐,柜面和经理说,大妈早上跑来要填单子卖股票,人太多没时间问大妈为什么要卖,感觉现在市场这么好,卖了可惜,就把单子压下来没去成交。经理你看看怎么办?

经理点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吃完饭就去门口找大妈去了。

大妈看见经理来,就把手里的活停下了。

经理问她,大姐,现在人家都愁买不到股票,你怎么还要卖腻?

大妈说,我儿子下半年升高中,要花钱的地方多,我这什么都没干,一下子挣了这么多钱,昨天知道了回去一晚上没睡,心理慌得厉害。以前我也见过你们这人多抢着买的时候,可哪次不是过几个年就消停好一阵子。我觉得头一次买,挣到想都不敢想的钱,卖了心里安稳。

经理一乐,对大妈说,我可提醒过你哈,再多涨了你后悔可不能埋怨我。

大妈也乐了,大姐不是贪心那人,挣这许多钱,谢你还来不及,要是埋怨你,大姐可就是没良心了。

经理回办公室路上去了一下前台,告诉柜面给大妈的单子成交了。

当时卖的时候是是除权之后的9块多,大妈买的时候是没除权之前的6块多。

再后来到了97年,除权后的深发展最高摸到了将近50块。

有时候我们去大妈那买水,总是替大妈惋惜,大妈每次都憨憨一乐,对我们说,没事,没事,大姐就这么大财命。我这现在鸡蛋卖的好,多挣点,等下回。只要股市还有,大姐不是还有机会么?

再后来热得发烫的A股在98-99年有归于沉寂,大妈的茶鸡蛋早都不用每天几趟去补货,一锅有时候一整天都卖不完。于是大妈有来办公室找经理问股票,后来经理告诉大妈买的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大妈那几年根据自己的茶鸡蛋好不好卖出手过几次,从来没赔过钱。但是像深发展那次一下子挣了3倍多的情况再没出现过,最多好像有一次挣了百分之五十多一点点。

到了2003年我们总经理高升去了省分公司,大妈张罗要请我们一起吃个饭,但是那时候营业部装修,匆匆忙忙的,这饭也没吃成。那一年我们营业部有新来了俩个分析师。大妈没事的时候也去和这俩个年轻分析师聊几句,关系挺不错。

时间一晃就到了05年初,新装修好的营业部在这几年都没有太热闹过。城管也越来越严格起来,大妈的茶鸡蛋摊子也从公司门前挪到了斜对面的巷子口里。生意越发的惨淡了。

后来大妈有一天来营业部,去客服部找分析师。(我们的办公区已经不像以前都混在一起,各部门有了单独的办公室)问分析师,有没有哪家专门造船的上市公司的股票。

分析师问他为什么问这个,她说她儿子在上大学,学的就是有关航运的,放假回家说从中国入世之后外贸如何如何好,航运和造船的如何如何挣钱之类。所以想趁着现在市场萧条买点造船公司的股票。

分析师随口就报了600150中国船舶的代码给大妈。

于是大妈就又一次的出手了。

可这一次大妈出手之后,没有像之前几次效果那么明显,过了好些日子,指数还是死狗一样赖在低点不动。不过我特别好吃那段日子的茶鸡蛋,因为大妈总买不完,第二天又接着再煮,几天下来那鸡蛋叫一个入味。我们慢慢开始觉得,大妈这次可能要吃亏了。

接下来的06-07不能不让人感叹中国股市真是神奇,趴地上打死不起来的死狗是它,跟打了鸡血似的疯狗也是它。我们营业部又一次开始面对开户排到大街上的场面,我们不得已开始发号牌,凭号牌开户。后来我都不敢穿工装带着工牌下班回家,因为路上有人看见我的工牌就会拉住我,问我能不能给弄个开户的号牌,或者直接让他插队先开户,并且愿意给我一千块钱做酬谢。工作越来越忙,公司新来的行政小姑娘每天中午订外卖来给我们吃,我们连去自己食堂的时间都不够了,下班全体去前台帮助整理客户资料。好在那段时间收入和分红也打了鸡血似的涨。我们都没有时间去大妈的茶鸡蛋摊买蛋买水,忙活久了,根本都快把大妈给忘了。

直到有一天,早上邮递员来送上海证券报。我清楚的记得那是2007年11月12日,因为那张报纸我一直留着,报纸上写着,中国股市第一支每股300元股票诞生—-600150中国船舶。我激动的连工装都没换,拿着报纸跑去找大妈报喜,刚走到楼下,我又犹豫了,我担心大妈像以前买的深发展一样,又把股票卖早了。不过想想大妈一向的淡定,我决定还是去看看。走到巷子口,正好见大妈的丈夫骑摩托车送来一箱矿泉水。大妈正指挥他丈夫帮忙摆摊子。我扬扬手里报纸说,大姐恭喜了!你的中国船舶上报纸了。

大妈忙过来看,咋了,这个中国船舶又送股啦?

没有,是涨到300块了,中国第一高价股了,你买了还是留着腻啊?

大妈看了看报纸,嘿嘿一乐说,我就说大学不白上,我那儿子说这玩意还真有点用,股票叫我买了一部分,但是没都卖。

我也乐了,哟,大姐,这回怎么留这么久啊?

大妈说,我在你们门口干了快10年了,怎么还不长长见识,人家教过我了。股票涨的好,不能一气卖,我那中国船舶买的多,我回家算算分了十份,自从我这茶鸡蛋天天俩锅不够卖,我就1个多月想起来去卖一份,到现在还剩四份腻。

边上来买茶鸡蛋当早点的股民一听就起上哄了,哟,大姐,从来不知道你也买股票啊,这一套套的,高手啊!你多少钱买的中国船舶啊?

大妈想了想,那都05年买的腻,买了俩回,一回9块多,一回8块多。

周围股民当时就下巴掉一地。都问大妈跟谁学的炒股票。

大妈说,我就看你们看出的门道,你们都不来买茶蛋,我就买股票,什么时候天天茶蛋不够卖,我就去把股票卖了。我就知道一个事,做生意不可能所有人都挣钱,也不能全都赔钱。现在我看那我家院里老太太都跟我打听炒股的事,你们小心着点吧。

大家都纷纷点头,在理,在理。这时候人群里一个小职员模样的人来了句,大妈你这是茶鸡蛋指数啊,比上证指数准多了。

大家一下子都乐了,说,对对,以后大姐就专门做个茶鸡蛋指标,天天记录卖了多少个蛋,连起来画个图,咱们照这个买股票。

大妈说,可算了吧,你们都比我有文化多了,还用我这土包子的想法干什么。

说着包了几个茶鸡蛋塞给我,见我要掏钱,大妈忙说,大姐我股票都涨这样了,请你吃,请你吃。赶紧回去上班吧。

我跟大妈道了谢就回去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疯了一样的股市过完年很快就跌了下去,后来反弹到5000多点的时候还有专家站出来说,这是一次深度调整,奥运会效应马上就显现,A股将再次创造奇迹。中国经济多年的高速运行,上证指数一直没跟上,调整好了会进入相对缓慢的新一轮上涨,不会像前期那样疯狂了,但是未来还是美好的,奥运会之前都是安全的云云。这档口,前期看涨的疯没敢买的股民有成批开户涌了进来。

终于奥运会开幕了,交易大厅也冷清到不行,新高根本没出现,天天报纸上总在讲某某股民借钱炒股深套欲轻生等等。我们倒是难道清闲的在营业部围着电视天天看奥运会。

再后来,大妈在08年底的时候,茶鸡蛋又无人问津了,大妈很久没来摆摊,因为儿子毕业工作稳定了,打算结婚。把多年积蓄和炒股挣的钱拿去买了房子,我们那时候也闲得很,还找了搞地产的朋友帮大妈看房子,给了点折扣。大妈买了套三居室,首付了一大部分,余下的用他丈夫的公积金贷的款。剩下的钱又买了点银行股。

再后来,大妈抱了孙子,股市又一直没个模样,家庭电脑越来越普及,来营业部看盘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后来把一部分散户大厅隔成大户室。大妈的茶鸡蛋很久都卖不动,大妈索性天天在家带孙子。不再出来摆摊了。

有一次,我们营业部做投资分析讲座,刚巧那时候巴菲特出了《滚雪球》,很多人都问关于价值投资的问题。那个给大妈推荐中国船舶的分析师给股民们讲了大妈的故事,大家听了都振奋不已,有一个月的时间,总有股民来问各种关于价值投资的问题。营业部里一片学习的气氛。

那后来腻?在坐的一位同事问。

还能怎么样,那位客服主管点着烟说,一个月过去了,又变老样子了呗,天天打听消息,每日里追涨杀跌继续。“价值?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早就忘脑袋后面去了。

聊完天,我们这些东北员工做东请其他地区的同事们吃了烧烤,喝了不少啤酒。

晚上回到酒店房间,我翻出我的本子,在扉页上加了一行,投资领域第二法则,如果想不通过时间去熨平投资产品的系统性风险,那么请拥有智慧。

投资交易是反人性的

看完上面这个故事,不知道各位看官有何想法?

人性不变。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人使用一些简单的指数投资、双均线策略、海龟交易法则到现在都能在A股赚钱的秘诀吧。

References


  1. 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9-07/18/c_1210201659.htm ↩︎

  2. http://www.chinaclear.cn/zdjs/tjyb2/center_tjbg.shtml ↩︎

  3. http://pdf.dfcfw.com/pdf/H2_AN201908291345323304_1.pdf ↩︎

  4. https://zhuanlan.zhihu.com/p/19814997 ↩︎